内地 AI 换脸 App , 百度式隐私便利

一款 AI 换脸软件「ZAO — 逢脸造戏」火爆朋友圈,这件事在内地的微博热度也排到了 top12,AI 换脸技术并不是稀奇,它被大众所知的方式也不是很光彩,AI 换脸的前身可以追溯到 deepfakes 事件。

deepfakes事件:Reddit上一位叫「deepfakes」的程序员利用AI工具(TensorFlow和Keras等开源软件)将好莱坞女星的脸「换」到了色情影片的演员身上。该事件最终导致「deepfakes」在 Reddit被封号,为了纪念这位带来开源代码的网友,现在的AI换脸技术也会被称为「deepfakes」。


自娱自乐的 AI 换脸

ZAO — 逢脸造戏

「ZAO — 逢脸造戏」是在2019年05月29日上架的,2019年07月06日的时候更新了1.0版本,当时并不火,因为当时正值俄罗斯的换脸应用「FaceApp」在121个国家的 App Store 占据榜一,不久之后,换脸应用「FaceApp」同样也是陷入用户隐私风险,因为 FaceApp 的用户协议写着以下内容:

“您授予 FaceApp 永久的、不可撤销的、非独家的、免版税的、全球范围内的、全额支付的、可转让的子许可,它可以用于使用、复制、修改、改编、发布、翻译、公开执行和显示您的用户内容。”

直到2019年08月30日,「ZAO — 逢脸造戏」更新了第三个版本1.1,因得利于微信朋友圈的传播效果(微信用户基数大,易裂变),迅速火爆,成功攻下国区 App Store,拿下娱乐免费区榜一,应用免费总区榜二(目前仍有上升趋势)。

七麦数据

隔天的8月31日,ZAO App 事件的发展就跟换脸应用 FaceApp 事件的翻版一样,也是陷入用户隐私风险问题,同样的原因,ZAO App 的用户协议也写着以下内容:

旧版用户协议6.2

除此之外,ZAO 的隐私协议第四部分也有“问题”,协议里写明用户可以提供个人证件等隐私资料,如果拒绝提供,可能无法使用账号管理等服务?实际上,用户如果拒提供这类信息,将无法使用 ZAO App 的核心功能,所以这条协议变得模棱两可,这意味着,ZAO App的隐私协议欺骗了用户(来源:隐私护卫队)。

隐私协议第四部分

ZAO App 隐私协议风险爆发的当天下午,微信热榜的微博热搜先后撤下相关热搜词条,随后 ZAO 团队上传新版本隐私协议,同时增加“删除面孔”功能,不得不说 ZAO App 的公关团队真的好强啊,不过还是有很多尖锐的自媒体和新闻记者报道了这件事情。

同类型的软件,同样的协议风险,相继在境外和境内发生,这件事情分两个角度去思考,AI 换脸软件已经有 FaceApp 作为前身陷入用户隐私风波,内地的开发商没有意识地去面对这个问题。

其部分原因取决于内地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内地法律对隐私数据这块一直很匮缺,直到欧盟区的 GDPR 法案的出现,才对用户隐私这块才稍稍有起色,不过也借此打压了很多言论自由的软件。

而用户群体大部分也是一股劲儿不看用户协议就同意使用了(ZAO App特例,见下文),关于这点无可厚非,大部分内地用户抱有消极态度,不管注册协议里有没有明文解释,在内地的大数据环境加持下,这些开发商照样会在背后收集用户隐私数据,所以隐私问题对于内地用户来说,就如同房间里的大象一样。

微信注册流程

正常的一个软件用户注册的时候会有两个部分构成的协议,用户协议和隐私协议,这个你可以在常见的软件中找到,比如微信、支付宝、淘宝等,在你注册的时候会弹出协议,需要用户点击同意才能继续,编者以身试毒。

发现 ZAO App 是在用户不需要点击协议政策同意的情况下,就注册完成了,等同用户默认同意协议了,这种做法恰恰印证了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那句话 “ 隐私换取便利”,我相信雷小亮和王力两人是李彦宏的粉丝,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什么是隐私换取便利,用户群体太便利了,要什么隐私。

此外,ZAO App 背后的开发商通过天眼查可以知道最终受益人归雷小亮和王力,两人为内地社交软件 “ 陌陌 ” 的创始人。

《安全规范》在个人信息收集这一重要环节,严格界定了个人信息控制者的权利并明确了其义务,规定在收集个人信息前,应当向信息主体明示相关内容并取得同意;涉及间接获取方式以及个人敏感信息时,应当做出必要说明或取得明示同意且遵守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


数字隐私风波可大可小

电影《禁入直播》

2018年由 Daniel Goldhaber 执导的美国心理恐怖片 《禁入直播》(18+)讲述女主 Lola 是某个色情直播平台的主播,直播事业蒸蒸日上,直到有一天女主 Lola 发现自己的直播房间被一个与自己长相一致的神秘入侵者占有,该入侵者代替女主 Lola 正常直播,最终在女主 Lola 的调查下发现竟然是幕后公司(也猜测是技术宅 Tinker通过对大数据的采集并分析再用 AI 技术合成的主播……..

不难想象,如果一家开发商或者黑产人员在掌握了用户个体的各种生物信息等特征,进而制造出一个数字化的个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种想法听起来很赛博朋克,但是实际上,这项技术已经实现了,在2018年11月7日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由搜狗与新华社联合发布的全球首个全仿真智能AI主持人,他的原型是新华社 CNC 主持人邱浩,同时也是全球首个“AI 合成主播”。

AI 合成主播

回到最近的支付宝蜻蜓和微信青蛙 PRO 的暗战,支付宝官方前脚官宣,要拿出30亿来补贴市场,后脚就有小道消息传出微信的补贴金额是100亿。然而,这些暗战背后付出的代价却是用户的人脸等生物信息这类隐私安全问题。

这一点,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有着自己的见解,李伟认为:“ 技术不应该被滥用和任性使用 ”,尤其人脸(支付),人脸支付涉及到个人主观支付意愿问题,而现在的支付场景并不能有效的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意味着三公里之外有不法之徒通过技术来识别你的人脸,你银行卡里的钱就可能是别人的了。

当然,上面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犯罪成本太高,人脸信息这类数据最有可能被工作人员倒卖或者黑客入侵(比如智联倒卖用户简历、网易和12306用户数据被脱裤等),最终成为在暗网被廉价拍卖的批量数据库。


Thanks for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