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高包丽案

北大包丽事件,是现代女性恋爱的启示录

该文章旨为记录北大学子包丽事件及为关注本事件的读者提供较为全面的报道。

案件是由南方周末微信公众号率先报道的,原作者柴会群记录了该事件的大概经过,随着案情在网上的持续曝光(在微博发酵),并在部分自媒体的催化下,案件舆情由畸形的爱情观走向PUA化。

此外,出于校方的原因,而后相继报道的澎湃新闻、新京报及南方周末均在一个时间点删除相关文章(2019年12月12日21点40分左右)。

北大自杀女生
微信热搜

南方周末的原文《“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以穿插聊天记录的方式讲述两个大学生从相知到相恋,再到以一方殉情自杀而结束的真实故事,故事中两人的恋情越后期越异常化。为了读者更好地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我提取了其中的线索,不过你要是在阅读我这边文章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还是建议你花15分钟查看原报道(报道已被删除,微博上有备份档)。

PUA,Pick-up Artist,也叫泡学、把妹达人、搭讪艺术家,原先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男女们。在中国PUA文化中,多以骗炮为目标,也有骗财的。PUA的传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46条规定属违法行为

柴会群:南方周末的记者,该作者本身存在争议点,文章以人物预设立场风格居多


牟林翰与包丽

男的叫牟林翰,韩国户籍或北京户口,独生子女,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2015级大四学生,在媒体报道中,是当事人女性包丽一级的学长,长相明星脸,在女方描述中,牟的性格是“很像那种会家暴的”,牟的心理属于不健全的一类,其恋爱观也表现得畸形,在整个恋情中,多次要求女方作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比如先怀孕再流产然后留下病历单、作绝育手术、要求女方文身 “我是牟林翰的狗”,文身过程还要录下来,男方后期在聊天中称女方为“妈妈”,而自己则为“宝宝”。

牟林翰

女的叫包丽(化名),广东人,单亲家庭,北京大学法学院2016级大三学生,虽然在报道中未披露,但是很大可能性是包丽是主动追求牟林翰,也有可能看中其颜值及家庭条件(原报道中指出,包丽称牟林翰是“北大刘昊然”,在向同学黄某提及喜欢的原因时,说到:“一切太合适了”。(这里不是偏见,选择恋爱对象的条件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在包丽的好友描述中,包丽性格原先是一个坚强、乐观、独立的现代女大学生,在与牟林翰确认恋情后,价值观和性情开始发生转变。

包丽生活照
包丽

在两人交往前,双方都是各自有男女朋友的,这段“友情”维持一年多,于2018年中旬,两人的感情却持续升温开始,并各与原来的男友、女友分手,最终走到了一起。两人交往过程共计有四次性交行为。在原报道中,我们是可以看出两人的聊天中或多或少透露出字母圈属性(偏向SM属性,关于这一点,包丽的朋友发布《我是北大自杀女生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一文中指责原作者柴会群有意放大该属性,文章还指出事件的本质因归根于精神控制和精神暴力,也正是这种行为导致包丽的价值观发生扭转)。


事件经过(按时间线)

包丽和牟林翰均为北大学子,两人在2017年上半年相识于校学生会工作期间。2017年中期学生会调整后,牟林翰当选为校学生会分管文体活动的副主席,包丽则任文艺部部长,两人交往藉此正式相识,此时,两人并非恋爱关系,双方各自有男女朋友。(下文将以包、 牟指代两人)

2018年5月,牟鼓励包参与学生会竞选,也正是这个竞选,迎来两人的热恋。包在学生会竞选中落败,至此, 两人的感情持续升温,并各与原来的男友、女友分手,最终走到了一起。

相处期间,包形容牟的性格是“很像那种会家暴的”,牟对此的回应则是“从来没好过”(指其性格,该回应是两人在校会期间的对话),两人正式恋爱的第二天便因为牟的前女友的事情吵架。

编者按:关于两人相处期间,牟是否有身体暴力对待包,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而网上传播的家暴则是包母有意传播,不过从包和中学同学黄某过往的聊天记录可以知道是不明显的,或者说牟对包的暴力仅限于精神暴力。广义的暴力包括身体、性、精神、财务或情感等方面,并非特指身体暴力。

2019年1月1日凌晨,包与牟的聊天记录中,牟自称是因为受到另一个异性朋友的提示(该异性是否真实存在无从考证),才意识到女孩子的“第一次”对男人的重要性。他向包丽转述自己这位“朋友”的话:“这(女孩的第一次)是一种象征性的风险,她说之后的性就会随便多了。”

牟向包说,这位“朋友”的话打破“一直以来给自己的幻想和安慰”。而后的聊天里又表达“我不想当一个可怜鬼,我不想当一个接盘的人”。此时的牟已经开始变得”魔怔”起来。(编者按:接盘侠为中国大陆网络文化的用词, 原意调侃男方追求女方时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替代者)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1.1/凯旋十二(WEIBO)

2019年2月初,牟再次向包表达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对一个女孩来说,所有的第二次都没有意义”,并向包说”你把最美好的东西奉献给另一个人“,对此,包的回应则是”我说过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未来“。

期间,牟逼问包与前男友的性爱细节,并要求包以包母的健康发毒誓,后又要求在往后的语言交流以主人(指牟)、狗(指包)相称,但后期又以妈妈(指包)、宝宝(指牟)相称。

2019年2月4日,凌晨,包与中学同学黄某在微信聊天时解释自己被牟灌入价值观(或洗脑),并开始觉得女孩子的第一次很重要,认可“对方越爱你越会介意”观点,原文记录:“我现在被他洗脑了“,“他说男生都会介意,越爱你越介意,所以他说自己很爱我。他以前打辩论的,我都被他说服了。”“我以前不会对做过的事情后悔,我现在觉得好后悔。”

2019年2月5日,牟在微信上向包提出要求拍其裸照以此作为“如果包离他而去”的“惩罚” ,并“保证”只有包不离开他的时候才不会被放在网上,作为交换条件,牟会娶包为妻。于是包答应了牟的要求。(事后包母在包的手机里确实看到了女儿的裸照和两人的性爱视频, 牟本人应该也是有保留副本的)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2.5/凯旋十二(WEIBO)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2.5/凯旋十二(WEIBO)

此外,两人的争吵还有其它的聊天细节,我们可以知道包的爱情观是在牟长达一个月时间的灌输下才开始转变的。聊天记录显示,牟一直以爱的名义让包承认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别人是她的不对,但对此,包则回应:“你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了满足你的私欲的工具,你可以抛掉你的私欲来爱我吗”。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2/凯旋十二(WEIBO)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2/凯旋十二(WEIBO)

2019年6月11日,包与牟在微信上发生争吵,两人提出分手,牟主动表示“努力忘掉彼此”,后又转变为恶言辱骂包,并以包在两人交往时的承诺“离开一方就会去死”为由让包去死,其后,包答应牟的请求在宿舍割腕,所幸当时伤得不重。两人的感情也在此稍微“好转”一些。

2019年7月初,包从宿舍搬到牟的北京家中(尚不明确是包自愿搬去还是牟的要求),两人的情感冲突在微信聊天上转移到语言接触上,发生多次争吵,但是均以包示弱收场。此外,通过两人的聊天记录可以知道牟有要求包自己打自己巴掌。

2019年7月13日,包离开牟的北京住处留下字条,并拒绝牟的所有来电。

2019年7月14日,牟来到包的宿舍楼下要求包出宿舍楼,并以死威胁。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WEIBO)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7.14/凯旋十二(WEIBO)

当天凌晨,包已经下决心和牟分手的,这从两人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出,聊天记录显示牟要求包括:孤独终老,不再找其他男朋友;为其怀一个孩子再打掉,保留堕胎记录;做永久绝育手术,保留病历单及被切除输卵管。以上要求包均同意了,换来了两人的“分手”。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7.14/凯旋十二(WEIBO)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2019.7.14/凯旋十二(WEIBO)

2019年7月16日,牟对上述要求达成的分手出尔反尔,拒绝两人的分手。

而在另一份聊天记录中,则显示牟以吃他住他的为由向包”借钱”,该数额累计达2万多人民币。聊天记录没有时间戳,但是根据聊天的内容可以推断是在2019年7月份之后的事情(证实发生在今年的9月份)。后包母在女儿的微信聊天记录看到包给牟转了7K(9月份,包母给包打了1.5K的生活费),但牟对此否认。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WEIBO)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WEIBO)

2019年8月,学校暑假,包回到老家广东(只呆了8天),根据包母的说法,此时,包回广东属刻意逃避牟。期间两人微信聊天上再次发生争吵,牟的情绪波动较大,一连发40条微信信息辱骂包,并扬言要自杀(服用20粒安眠药),事后,牟通过微信向包发送了洗胃的医院诊断书(无法断定真假)。

编者按:之所以说洗胃的医院诊断书真假性无法判断,是因为包在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牟的父亲,其父亲回应包说牟没什么事。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WEIBO)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WEIBO)

2019年8月14日,包与同学黄某的聊天中透露自己的对牟或爱情的心已经死了,害怕看到牟、害怕看到他的消息、害怕和他说话,在牟的面前高兴不起来,在黄某询问为什么还要和牟在一起时,包回应:“我说不过他啊”。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WEIBO)
包丽与牟林翰聊天记录/凯旋十二(WEIBO)

2019年8月底,牟的行为和语言都变得很极端,在两人的聊天记录上,牟质疑包的种种行为和过往的感情(性爱)经历,并用更加恶毒的言语/用词诋毁包的人格。也在此期间,提出更为过分的要求,要包在其身上纹“牟林翰的狗”,纹的过程还要录下来。

2019年9月17日,包在微信对同学黄某说:“我现在想一想爱情,我觉得不寒而栗。”

2019年10月9日下午3时左右,包从牟的北京家中离开,前往在网上预订的宾馆房间(下午17点40分达到),18点18分,包在网上购买的2盒晕车药送至包丽所住宾店房间。 在服下药物之前分别向其母和牟两人的微信发送信息,

包丽生前聊天记录
包丽生前聊天记录及微博推文

18点19分包与牟的微信聊天中,其后牟也意识着包丽的不对劲,19时许,牟利用苹果手机的定位功能,带上平常称呼自己大佬的小弟准备前往定位的宾馆寻找包丽。19点13分,包丽在自己的微博发布了一条私密推文”我命由天不由我“。牟林翰同小弟来到宾馆一间间敲门寻找,最终在第11层的房间找到了包丽。此时的包服用的晕车药的药效已经发作进入半昏迷状态,些许还能走路,牟和他的小弟将其送到附近医院。

2019年10月9日包服药自杀陷入昏迷,身躺医院ICU。而后医生向家属宣布包丽“脑死亡”。

编者按:脑死亡为法医鉴定死亡的一种方式,中国大陆法律判定死亡的程序遵循呼吸死亡和脑死亡双项标准,但医学上以脑死亡为主流。

包丽生活照

2019年10月17日,包母向当地警方报案。

2019年11月7日,包母从警方拿回了包丽的手机,查看其女儿与牟林翰的聊天记录,得知女儿这长达一年的精神折磨,意识到自己与女儿的沟通存在问题,为此感到自责。事实上,包母此前就做好包丽出国留学的事宜。

2019年12月12日,南周记者柴会群撰写的一文《“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在网媒和纸媒发布,包丽和牟林翰事件开始发酵。

南方周末刊文“不寒而栗”的爱情
南方周末刊文“不寒而栗”的爱情

同日,北大校方封锁消息,网络部门协助删除相关贴文。

2019年12月14日,微博、微信等平台撤销北大、包丽等热搜。

在这一年中,包遭受牟的精神暴力是有向外界求助的,这其中包括中学好友、包母,其中以中学好友最为知情(就是后来发布了《我是北大自杀女生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的那位,但是文章已经404了)


舆论走向

整个事件曝光后,呈现三种舆论走向,第一,批评现代大学生的爱情观(包括处女情结);第二,原作者本身报道的争议;第三,PUA。三种不同舆论走向也代表着三种不同的人群。

批评现代大学生爱情观的,是最原始的媒体舆论走向,大多以两人的转折点“处女情结”为切入口,如今社会,如果男方有存在“处女情结”,在性解放群体看来这一现象属于传统的爱情观,男人就不应该有存在处女情结,也似乎成为了政治正确。“处女情结”在两人的感情中是一个引爆点,更多是牟心理和价值观上本身存在问题,不适合就分开,对于普遍的群体来说在正常不过了,但是放在牟的价值观里,觉得这是女方的错,需要女方做一些“事情”来弥补这些过错。

柴会群作者是一位早前就有争议的记者,而在这次的文章,部分记者对他的文章提出真实性及文章叙事风格的质疑,大多数以觉得其报道风格脱离记者原有的客观精神,或者存在杜撰成分的可能性进行指责,当然也有支持的一方。

反对的一方最早包括三联生活周刊的尤铭(发布在微信公众号,指责文章中记者原有的客观精神,但不局限于柴,连同澎湃新闻、新京报一起指责 )、北大法学博士曹志勋(在其朋友圈指责作者脱离客观事实,将文章定义为“人血馒头”),支持的一方有新闻实验室的方可成(认可文章结构,但指出文章大忌所在报道中披露了女方所使用的一种冷门自杀方式),此外,也有一些异见者认为该做法可取的,它在女性的角度可以有效保护女性一方。

PUA则是自媒体走向,在媒体中,仅有澎湃新闻才沿用该走向(连发两篇文章后均删除),事实上,该事件与PUA存在的关联不大,但是牟一些行为与PUA存在相似性,一些自媒体在捕捉题材的时候有意或无意将话题转到了PUA上,藉此引发了社会焦虑。


社会及媒体反响

北大包丽与牟林翰事件曝光后,给社会带来一定反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由自媒体驱动的,不管出于流量目的还是帮助心理,越来愈多的女性了解到PUA、PUP的这类骗术;第二,一些早些时间同样经历精神暴力的女性选择匿名出来曝光,中国大陆民间的女性发言地尖椒部落在2019年12月16日的时候发布一篇《“我有和北大女生相似的经历”“我也是”》,便是讲述同样遭遇的故事,女性被精神暴力似乎在中国大陆注定是一个不可解的问题。

2015年据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显示,每年有10万个家庭因家庭暴力而解体(施暴者九成为男性),虽然在中国大陆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2016年3月1日实施),但是由于中国传统文化及特殊的社会背景,这项法案并没有被合理的运用。 2016年全国审结的人身保护令裁定共有161件(其中驳回的有41件),2016年3月1日到 2017年10月31日,因家暴导致的死亡案件533起(仅限于身体暴力) ,导致至少635名成人和儿童死亡,平均每天家暴致死超过1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女性。 根据联合国调查, 在中国,受害者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报警。


参考资料:

  • 南方周末:“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
  • 澎湃新闻:媒体称北大女生因被男友嫌弃非”处女”自杀 男方否认
  • 维基百科:脑死亡词条、PUA
  • 羲然:逼死包丽的,除了牟林翰究竟还有谁?
  • 新闻实验室:《“不寒而栗”的爱情》是一篇有问题的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