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美莲

李心草溺亡疑案 编者整理版

编者按:距离李心草溺亡疑案的发生已经过去七周零六天,该案件也渐渐地在人们的视野中消逝,自2019年10月12日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成立调查工作组以来,现已过去将近一个月,该案件的侦查可以说对家属没有重大的实质性进展。(最后修稿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在此期间盘龙分局根据案件侦察情况发布立案告知书三次,第一次为对罗秉乾、李斯哲昊等人造成的过失致人死亡一案立案侦查(2019年10月14日);第二次为对涉事男子罗秉乾强制猥亵、侮辱一案立案侦查(2019年10月22日); 第三次为鉴定意见通知书,被鉴定者李心草经鉴定确认死亡原因为溺死(2019年10月20日)。此后的时间点该案件无官方进展通告,仅有几家媒体对该案件进行后期的复盘报道。


案件资料

案发时间

2019年9月9日凌晨2时2分许(李心草坠江时间)、 2019年9月9日凌晨2时4分许(警方接到报案时间)、2019年9月9日2点52分许(家属被通知时间)、2019年 9月11日7时20分许 (尸体发现时间)。

死者资料

李心草
姓名:李心草
性别:女
出生日期:2000-11-15(19岁)
籍贯:曲靖师宗
身份:在读学生(大二)
就读学校:昆明理工大学物联网工程专业(2018年入校)

案发地点

死者坠江地点:昆明市盘龙区桃源街热度酒吧附近;尸体发现地点:昆明市西山区滇池海埂东码头附近。

李心草溺亡案发地点
案发地点

案件侦办所属分局

鼓楼派出所,隶属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地址:昆明市盘龙区珠玑街72号。

鼓楼派出所(图片来源:央视)
鼓楼派出所(图片来源:央视)

死亡原因

溺死。鉴定方:云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和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李心草案件鉴定意见通知书
鉴定意见通知书

涉案人员名单

涉案三人为两男一女,均为云南红河人,三人为朋友关系,死者李心草与一女任梦燊为大学室友关系,与两名男子罗秉乾、李斯哲昊并不认识,为第一次见面。

任梦燊
姓名:任梦燊(shēn)
性别:女
年龄:19岁
籍贯:红河蒙自
身份:在读学生(大二)
就读学校:昆明理工大学
与死者关系:大学室友

罗秉乾
姓名:罗秉乾
性别:男
年龄:22岁
籍贯:红河开远
身份:在职务工(今年6月份毕的业)
所在单位:昆明际铭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已解雇)
与死者关系:第一次会面

李斯哲昊
姓名:李斯哲昊 
性别:男
年龄:22岁
籍贯:红河开远
身份:学生(大四)
就读学校:云南开放大学
与死者关系:第一次会面

本案四人的人际关系

李心草,单身,人际关系简单,根据李的高中同学透漏,李的性格大大咧咧但不随便 ,像个男孩,为人仗义,打抱不平,同学们都喊她为“草哥”。微信昵称“今日若醉”。

任梦燊,根据室友透漏仁现处于热恋期间,社会关系和家庭关系都比较复杂,匿名网友爆料其父亲为红河警察队长,家住豪宅(后鼓楼警方澄清为普通民警、豪宅给了生母),其父亲与生母已离婚,现在与生父、继母生活在一起。 李心草事件在网上发酵后,后续又有匿名校友爆料任为学校里的皮条客。微博网名“直上天宫”。

李斯哲昊,感情状态未知,人际关系简单,据李的同学形容,李在眼里还算老实的一个人,李心草事件在网上发酵后,李便清空微博及其它社交账号的资料。故在网上对李的信息很少。

罗秉乾,非单身状态,事后其女朋友在网络空间上发文表示不敢主动联系罗,根据罗的匿名初中同学透漏,初中时期,罗对女同学就有暴力对待的倾向,也因此差点被校方开除。微博网名“君不语一浊尘”。

李心草案件人物关系图

李心草案件人物关系图

案发经过(按时间线排序)

9月7日, 罗秉乾联系任梦燊逛街玩耍,双方相约9月8日(周日)一同到城区逛街,任梦燊邀约了李心草等4名同校同学一同逛街。

9月8日当天,除李心草外其他3名同学因故未参加。

9月8日下午13时许,任梦燊和李心草从呈贡乘地铁到盘龙区恒隆广场与罗秉乾 、李斯哲昊见面。

9月8日17时许,4人在正义坊一火锅店就餐后。

9月8日19时40分到789青年会酒吧饮酒,期间喝了12瓶啤酒。

9月8日21时许,四人步行到魔幻季节酒吧,期间又喝了12瓶啤酒,22时38分离开。

9月8日22时42分许,四人步行至地铁站准备回呈贡学校,因地铁停运四人决定再找酒吧饮酒。警方提取的电子数据显示,李心草曾给同学发微信,表示次日直接到教室,让同学帮她带书籍到教室。

9月8日23时4分,四人进入盘龙江边的热度酒吧( 昆明市盘龙区桃源雅居1单元1层1-B号 )。视频监控显示四人从进入酒吧的3个多小时期间,四人掷骰子喝酒,期间李心草酒醉后曾多次独自一人去厕所,并多次跑出酒吧门外。

9月9日凌晨2时许,李心草冲出热度酒吧,向出租车司机陆某招手搭车,李斯哲昊跟了出去,约1分钟后,罗秉乾也出了酒吧门。

9月9日凌晨2时2分8秒至10秒,热度酒吧外面传来男人喊叫有人落水,紧接着一名女子喊了一声“啊” 。李心草发生意外。

9月9日凌晨2时4分许,昆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警称有人跳入盘龙江,几分钟后,鼓楼派出所民警和当地消防赶到事发地并展开搜救。

9月9日凌晨2点52分许,昆明市盘龙区鼓楼派出所民警给死者家属舅舅打去电话,告知家属死者李心草与其它三个小孩“相约跳江”。

9月9日凌晨4点半,死者李心草的表姐陈某到达鼓楼派出所,被告知李心草尸体还在打捞中。

9月9日早上10点许,死者李心草其母陈美莲等亲属赶往鼓楼派出所,陈美莲等亲属被告知李心草死于 “醉酒自杀” 。

9月11日7时20分许,死者李心草其母亲陈美莲等亲属及蓝天救援队(死者表姐陈某联系),在这几天里沿着盘龙江往滇池方向一直打捞寻找,无奈期间昆明市的天气一直下着大雨,给寻找工作增加了极大的困难程度,最终在西山区的滇池海埂东码头附近找到李心草尸体。

9月12日,鼓楼派出所同意涉事人家属向死者李心草其母陈美莲提出民事调解,赔偿金额在90万左右,但双方未达成协议。(该法律依据为共饮人负连带责任)

9月15日,死者其母陈美莲及其表姐陈某向鼓楼派出所提出申请查看李心草生前的监控视频,民警同意申请,其母及表姐观看视频后发现李心草生前疑似遭涉事男子猥亵。询问民警为何没看到这些细节,值班民警回应视频是跳着看的,没注意到的。同日,其母陈美莲拒绝之前双方的民事调解。

9月16日,死者李心草表姐陈某到盘龙区鼓楼派出所反映称,李心草在落水前遭人猥亵,要求鼓楼派出所立案调查,未得到公安机关首肯。

9月17日 – 10月9日期间,死者其母陈美莲三次前往当地公关提出立案均无果,后转向微博网友救助。

10月10日,李某草的母亲陈美莲向当地公安机关书面提出尸体解剖申请。

10月11日,李心草事件在热心网友的持续帮助下成功发酵,当天登上微博热搜。

10月12日13时26分许,李心草其母陈美莲发布了一篇名为《一个母亲的血泪控诉:谁能告诉我一个真相?》的控诉文,微博热度持续上涨。

10月12日14时54分许,迫于社会舆论压力,盘龙警博发布通报,对李心草案件成立调查工作组。

10月13日,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应陈美莲委托,对李心草尸体进行解剖,云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和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检材分别进行检验鉴定。

10月14日,昆明市公安局综合现场勘查、走访调查、视频分析、物证检验等工作情况,而后通知死者李心草家属,案件性质改“醉酒自杀”为“意外落水”。

10月22日,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对罗秉乾强制猥亵、侮辱一案立案侦查。


本案疑点(4个)

1、疑似遭强制猥亵及暴力对待

根据警方调取的监控视频显示,死者李心草生前在的热度酒吧疑似遭罗秉乾强制猥亵及暴力对待,死者家属对视频中的男子行为提出异议时,鼓楼派出所的警方称监控视频是跳着看的,没注意细节。

视频显示,9月8日23时3分58秒,四人坐在热度酒吧靠门的位子。9月9日凌晨1时44分,李心草被被罗秉乾俯身压在身下长达25秒,凌晨1时47分45秒,罗秉乾用右手扇了李心草两个巴掌,视频中隐约能看到李心草有哭泣行为,其母在观看视频时表示听到女儿李心草在此期间三次呼喊”我要报警“。

李心草监控视频截图
李心草监控视频截图

凌晨2时许,李心草冲出热度酒吧,向经过的出租车招手叫车。李斯哲昊跟在其后,约1分钟后,罗秉乾也出了酒吧门。

2、死者坠江前曾搭上出租车

万通出租车公司陆姓出租车司机表示,9月9日晚,他开车经桃源街时,见一名女孩(李心草)站在酒吧门口招手叫车,女孩旁边还站着一名男子。随后,他将车开到路边,女孩从后门上车坐在后排位置。

司机称,女孩上车后,前述男子将车门打开,劝女孩下车。随后,另一名男子从酒吧里出来,站在车边。两男子均劝女孩下车,并称“你喝多了,再玩一会儿,等下一起走”。 大约坐了两三分钟后,女孩从后排座位的另一侧下车,走向了江边的方向,“(女孩)走的很快的样子,两名男子也跟着女孩向江边方向走去”。

此处,司机的证词出现歧义,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该部分证词为:司机表示,女孩上车后,“没有说过一句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呆坐在后排座位上,大约坐了两三分钟后,女孩从后排座位的另一侧下车,走向了江边的方向,(女孩)走的很快的样子,两名男子也跟着女孩向江边方向走去”。 而在死者家属控诉一文中则是:“有个女孩慌慌张张的拦下他的车,上车后说了一句话’快送我回家’,但被两名男子拦着不让走,这个女孩便下了车”。

编者按:澎湃新闻的报道很明显不具备说服力,监控视频显示死者李心草是在凌晨2时许冲出酒吧搭车,在凌晨2时2分许坠江(视频显示:凌晨2时2分8秒许,酒吧外面传来男人喊叫有人落水,紧接着一名女子喊了一声“啊”),随后,凌晨2时4分许,在场人员向当地警方方接到报案,也是说出冲出酒吧到”意外坠江”的时间也就2分钟之长,澎湃新闻报道说大约坐了两三分钟?时间明显对不上,所以这点上我选择折中。李心草没有慌慌张张地进入出租车后座,也没有说那句“快送我回家”,但司机被罗、李拦下无法开车确实很大可能性,见状李心草便下车走向江边方向。

3、鼓楼警方办案态度拖沓

盘龙区的鼓楼警方在第一时间将案件性质定义为“相约自杀”,判断的依据是什么?还是说昆明市的警方对命案的判断一向如此草率?而后又改为“醉酒自杀”,此时的判断依据又是什么?死者家属曾多次对案件提出立案要求,均遭当地公安机关以各种理由拒绝,到底是内部阻力(该事件的时间点正值中国成立70周年),还是外部因素所导致?在家属的控诉书提一文到罗秉乾口头威胁鼓楼警方“今天你把我弄进监狱里,明天我就能把你弄过去”,如果文中所述属实,是否说明昆明市公安局的公信力存在质疑的空间?

在同年的5月-7月期间,昆明市彻查了一起性质恶劣的权贵保护体系案件 — 孙小果案件,该案件中连同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一同被捕入狱,该分局与现李心草案件为同一分局(盘龙分局),是否能说明昆明市这些权贵主义的保护体系并没有被连根拨起?而且,该案件长达一个月之久才立案侦查,还是在社会舆论的重压下,案件性质又改为“意外溺亡”。截止至编者发稿当天,案件的性质一直是非刑事案件。

4、涉事三人家庭背景均为公务员

根据早期匿名网友的爆料,及鼓楼警方通过档案的调查,本案中涉事人任梦燊、罗秉乾、李斯哲昊的家庭背景在当地或不一般,三人父辈均为公字头背景职务人员。

  • 任梦燊的父亲任剑波为红河州普通民警 (网友爆料则是市级/县级交警大队长) ,生母为普通教师,继母为保险公司职员;
  • 罗秉乾的父亲在某企业保卫科工作(网友爆料则是狱警)、母亲已故,独生子;
  • 李斯哲昊的父亲为普通公务员,母亲在上海务工。

舆论驱动的侦查注定有头无尾

李心草案件从一开始就是由网络热度驱动的,如今过去50多天,热度有所下降也是必然之势,但这也包含着背后的暗箱操作,比微博本身对该话题的屏蔽,在信息方面上,各类娱乐资讯充斥人们的眼球,分散着人们的注意力。

李心草微博话题
李心草微博话题

与此相同的案件有,2011年12月11日陆丰乌坎薛锦波死亡事件、2012年3月10日的昆明理工大学女学生刘甜甜事件,2018年12月16日的广州十三行男子坠楼事件,及近期同属在昆明地区发生的“云南曲靖市女孩坠楼事件”( 2019年10月23号 ),等等都属于有头无尾系列的侦办案件,在社会舆论重压上,当地公安机关才激昂慷慨的发表通告势必给家属和人民真相,转头过后便是作作样罢了。

或许有那么一刻,某条类同的信息又让人们想起了昆明曾经有个大学生意外溺亡了,但…..最多也只是“痒”了一下罢了。

李心草妈妈微博
李心草妈妈微博

2019年12月9日,李心草妈妈发布微博,内容称:“可这些日子,天塌了,希望没了,天黑了”。该微博内容标志性李心草事件或已成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