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BBLOG

独立观察及记录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观察 0.1 0 评 字数:4284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深圳底層的“游民無產者”

2018 年 5 月份,日本 NHK 电视台拍攝一部紀錄片《三和人材市場~中国・日給 1500 円の若者たち~》,中譯《三和人才市场,中国日结 1500 日元的年轻人们》,讓三和大神的稱號在網絡上大噪,大陸的自媒體也爭先恐後報道著位於深圳的這個特殊地標,這也讓更多的人們看到這座有著中國硅谷之稱的科技之城,原來也有它最底層的一面。

關於三和大神的起源報道是誰無從考察,似乎是觸樂網的一篇《在三和玩游戏的人们》帶入網絡視角的,作者楊中依,發佈時間是在 2017 年 5 月 3 日。

三和大神,他們是深圳底層社會的“游民無產者”,過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三和大神的人生信條是“做一天可以玩三天”(原話出自螞蟻網的廣告語),在三和大神圈子裏有著自己的亞文化,譬如,在該群體的語言交流上,有著“挂逼”、“團飯”、“大水”等屬於圈内人才能聽懂的黑話。

三和大神的四大標準:無身份證、身背巨額債務、斷絕與家人來往、日结。

三和大神事件發酵后的第三個月,深圳龍華警方以治安問題再度整改三和人才市場地處,這是三和之地的第二次整改(在 2016 年 11 月的時候就曾經有過一次治安整改,合并黑網吧一同消失的還有用於解決性欲的那幫女性 Sex Worker),事實上,此做举并不能解救三和大神,只是将三和大神賴以生存的精神家園加多了一層隔离欄罢了。與此同時,網絡熱度過後,人們也開始逐漸遺忘所謂的三和大神。


2019.11.27 訪三和之地

從深圳地鐵的清湖站出來走路前往三和人才市場需要 25 分鐘左右,1.7 公里左右的路程,路程并不複雜,直線轉個彎外加幾個紅綠燈就到了,當我們看到三聯路的路標時,往西方向,距離三和人才市場只差一段人行道的距離了,如果你仔細看的話,多了一道隔離欄。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三和人才市場路段

從馬路對面看三和人才市場全貌的話,你能看到三和市場上方的招牌,藍底白字寫著“三和人力資源集團”,招牌的下面每天依舊熙熙攘攘的,裏面的人們來自五湖四海,他們有著不同的口音和面貌,但是在今天他們的目的是一致,排隊等待被叫上名字,之後便是一輛車把他們接到工廠裏去。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三和市場

在隔離欄的一邊,三和人才市場的裏面,有三個龍頭,其中以華輝人力和三和人力集團較爲顯著,雖然名字不一樣,但是其工作本質是一樣的,而在周遭,能看到打印店和小吃店,這與三和市場的招人形成”一條龍“服務。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三和人力集團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華輝人力

與我們之前在網上看到的圖片不一樣的是,這樣變得不再“廣闊”,自 2019 年 9 月份開始,這裏多出一到隔離欄,進去需要刷身份證和人臉識別。它保障了相對的治安環境,也成了那些賣掉身份證的三和大神他們心中的一道無法逾越的“城墻”,他們只能流浪于“城墻”之外(編者想起來了 2017 年北京的那場大火燒走了越多的低端人口)。除此,裏面還設立了警務室(龍園社區警務室,隸屬深圳市公安局龍城派出所),用於加强治安。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龍園社區警務室

在三和人才市場地處的正門一直往前走大約 50 米,在經過密密麻麻的快餐店和住宿店后,右轉走一段小路就能看到同三和大神共存的雙豐麵館(此爲新址),麵館旁邊就是網吧,經常能看到有人端著面在網吧(這裏不叫網吧,叫網絡出租屋)。

編者到達時,只見老闆娘在其忙活,(後經查證,老闆楊完成與 2019 年春节囘老家湖南,現在的新麵館由其女兒及女婿接替),大陸自媒體“廢話手冊”的文章介紹,店老闆十年前從湖南來到這個地方,2019 年春節老闆回老家前還對其采訪,雙豐麵館老闆也借此對網友告別了這個他待了十年的地方。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雙丰麵館

雙豐麵館,以 5 圓一碗挂逼面而被三和大神喜愛,在三和大神群體心中,雙豐麵館是一個聖地的存在, 素有十年不漲價之説, 2018 年年底至 2019 年春節之後的這期間麵館因整顿而關門,后于 2019 年 3 月重新開張。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在三和人才市場附近的快餐店價格也不高,一葷二素8圓起步價。


樓已清空,非請勿入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樓已清空

同樣是在深圳,在距離三和人才市場以南 20 公里的地方,2019 年 9 月這裏因 地方政府一紙清戶通知文,以北區拆遷重建,南區改造成公寓,便讓约 4000 个家庭的儿童却将面临失学的困境,行爲藝術家堅果兄弟以此為主題發起在租用朋友圈的公益項目,以此呼籲地方政府針對這些“失學兒童”做出相應措施,但在傳播過程也受到阻力。(該事件也有幾家大陸媒體報道,但均以擦邊球形式)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公益項目主題/堅果兄弟/第六聲

該事件民間報道稱當地政府因急於城市規劃便下令驅散地方住戶,但是編者查閲過往資料顯示,白石洲的拆遷批文早年(2017 年) 便一直有在報道,也是遲遲等到 2019 年 9 月份才開始正式實施工程的,這其中也確實存在一些房產中介(或二房東)刻意隱瞞事實真相,造成外來租戶不可逆的損失。

根據澎湃新聞旗下對外媒體第六聲的報道(原報道為英文),白石洲的地產開發商绿景地产在與租戶協商時,拒絕了租戶提出的過渡期(用於給即將失學的孩童辦理轉學的時間),綠景地產方表示,他们的主要职责是与房东签订合同协议。這就造成了一種協調的内部矛盾,即本地居民確實享受到政府補貼,但非本地居民的租戶權益卻未得到保障,其中以附近就讀的孩童更是為受害者,面臨著深圳嚴峻的學位申請/轉學問題。


萬家燈火俱滅

深圳的燈光在傍晚的六點便開始點起,而素有深圳最大城中村之稱的白石洲,同時也是衆多深漂一族的首站停留地,曾經以 0.6 平方公里同时居住超过 15 万人的地方,為深圳這座城市點亮不少,它所處的地理位置也很“特殊”,東邊的世界之窗和歡樂谷,西邊的科技園,北邊的波托菲諾,南邊的紅樹灣(信息來源:每日頭條),但它自己本身的標簽卻是與早前三里屯的髒街相似。2019 年 10 月起,這裏的夜晚不再像以往一樣明亮。

編者 2019 年 11 月 27 日前往白石洲新塘村取現景。白石洲新塘村的路口很好找到,白石洲地鐵A口出來,走路看到白石洲城市更新辦公室,就是新塘村的入口了。同時能看到白石洲地產商的名字,綠景地產。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公益項目主題/堅果兄弟/第六聲

在白石洲新塘村内部,隨處可見的握手樓最令人矚目,在白天,如果你擡頭往上看,只能看見藍色天空小小的一部分,在夜晚,緊緊相逼的握手樓容納不下那狡黠的月光,像一張巨大的漁網籠罩著這裏的人們,而走道更是狹小又錯綜複雜。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新塘村握手樓

一直往前走,一路上都能看到“此樓回收”的紅色蓋章和黃色警示貼紙,及本地居民最後的娛樂項目:打麻將。近期的新聞報道指出,白石洲估值 2200 亿元,確實為不少本地居民帶來“深圳夢”,但也沒有微博所流傳的那樣(此爲謠言)。

2019 年深圳三和大神及白石洲村落現狀怎麽樣?

在新塘村外部,則擺放著該項目的地產商,綠景地產的廣告語,“支持城市更新,造福子孫後代”,“造福子孫後代”與當年的廣州天河區冼村如此的相似。

白石洲新塘村附近有两所学校,星河学校和沙河小学,距離新塘村最近的是南山星河學校,編者前往學校拍攝圖片的時候,這些孩童們在教師的領導下在玩拔河游戲。根據相關新聞的報道,這些孩童的家長中選擇“妥協”的大部分前往深圳的另一個容身之處,龍崗區。


未完待續……


华美银行开户教程,免见证无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