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今年 5 月,轻芒杂志(原轻芒阅读)在其公众号发布公告,告知用户「因运营策略问题」暂停服务一段时间,引发读者的一系列猜测。

其中最多读者猜测是因内容版权问题被迫暂停,因轻芒杂志可为用户提供公众号内容,所以大部分读者认为该行为引起腾讯公司的版权起诉。随即,轻芒官方就读者猜测做出了回应,与腾讯公司无关,与内容版权无关。

显然,暂停服务是轻芒团队不愿所见的,官方在今年稍早正式向用户宣布开启了付费墙,而在该付费计划推出后的不久,便宣布暂停服务一段时间。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官方在回应的文章中保证了会在后期回归,至于回归的具体时间并没有透露。

轻芒杂志/官网
轻芒杂志/官网

轻芒杂志/官网

时隔 4 个月,轻芒团队再次于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宣布名下另一产品「轻芒封面」停刊,官方公告内容称「因目前团队的精力和资源都过于有限,难以保障其内容质量」,所以选择「停刊」。其团队表示在未来三个月后会有新的产品发布,为此,团队为读者提供了「停刊特别版」作为后续产品发布的过渡阅读。

截至发稿,轻芒团队目前仅剩下每周一更的「轻芒通讯」未宣布停更

综合上述问题,这里也引出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内容版权是否会是聚合类阅软件的一道生死劫呢,答案显而易见,目前阶段是不会,未来会的可能性也很小,虽然中国大陆用户的集体版权意识确实在不断的上升,但参考音乐版权和视频版权(含字幕版权)的案例,不难推测,图文内容在未来版权上还是有很长道路要走的。

(图文)不同于音乐、视频这些,图文的版权保护显然要弱的多(音频和视频更容易实现版权保护)。其一,国内并没有针对原创作者的保护机制,虽然像「今日头条」和「微信公众号」等有原创保护功能,但是更多是「保护」作者在自家平台的原创性;其二,图文内容在变现上,渠道少之又少,虽然微信公众号等开启图文付费墙,但是为知识付费的读者,显然不多。综合两者,图文内容没法直接变现且不易受原创保护(如容易被洗稿),在版权上自然也比较难以保护。

既然聚合类阅读软件本身存在不确定因素,那么本期文章就原创内容型阅读软件进行一个小盘点,目前阶段仅介绍中文语言的。


完美世界旗下产品

大约 2020 年上半年(或更早),时任「完美世界」 CEO 的萧泓为打造旗下新媒体的愿景,最初以打造三「全」平台,即「全现在」、「全历史」、「全未来」三个运营产品,每个产品运营的侧重方向不同,对应方向分别为新闻资讯、历史文学、未来科技。

但以现况来看,仅有「全现在」和「全历史」成功进入读者市场。其中「全现在」以自媒体矩阵的形式进入读者眼帘,也其系列最有潜力的一个。

「全现在」目前的矩阵包含了主打综合性新闻的「全现在」、书评文化的「燕京书评」、性别多元的「水瓶纪元」、互联网亚文化的「次元土豆」、青少年商业的「20 社」等。

有趣的是「全现在」主色调黑黄的 Logo 总是让人不经意想起「好奇心日报」。事实上,两者上并无联系,但......如果强行联系的话,倒也不是没有,2015 年 - 2019 年在「好奇心日报」的董芷菲小姐姐现在确实在「全现在」的财经板块负责编辑一职位。

而「全历史」则在前不久改名为「全世界」,内容方向主要集中在历史和哲学两个板块。最后的「全未来」原计划是侧重科技方向的,但似乎是早期运营方案出现问题,目前处于停滞阶段,App 开发也仅停留在了 Android 端。


小鸟文学

「好奇心日报」已经停止「运作」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过去式了。因为原版人马的主力都转移到今年的新作上了,即今年稍早推出的「小鸟文学」,如果你喜欢单向空间出品的「单读」的话,「小鸟文学」也会是你喜欢的一类。

「好奇心日报」在此前就有向读者提出付费墙的愿景,而「小鸟文学」一上线即向读者开启付费墙模式,算是了却「好奇心日报」团队未竟的项目了,所以我私底下称「小鸟文学」为「好奇心日报」的番外篇。

「小鸟文学」内容主打文学方向,Slogan 是「以文学之名」,目标群体应该比较偏小众,但也可能因此精准,基本喜欢的读者都会考虑付费阅读。当然,吸引付费的前提也是确实招募不少文学作者加入小鸟阵营,关于这点,我在往期的文章已经提过了,这里不过多赘述。

插个小曲,「小鸟文学」App 的 UI,不知道是否依然为迪艾恩艺公司设计的。该公司除了设计好奇心日报外,看理想、端传媒、极简汇率、GQ(中国版),都是找了迪艾恩艺合作。突然发现了一个神奇的连接点。


ELLEMAN 睿士

Elleman 睿士隶属于赫斯特国际集团旗下的产品,1945 年,ELLE 杂志(法语版)创刊于法国巴黎,是世界最大的时尚杂志品牌,最初定位人群是女性,进入全球市场后,定位不再局限。

Elleman 睿士在中国市场同样有实体杂志,但期刊内容一般不同于旗下的 App(中国大陆版)及微信公众号,前者内容比较时尚,更多是明星 Cover 或者明星对话稿,受众群体比较明确。

而后两者的内容更多的是捕捉青少年亚文化,如果你是互联网重度玩家或者出生于阿尔法世代的群体,对 Elleman 睿士 App 所输出的内容更容易理解,会比较喜欢。


经济学人商论

《经济学人商论》说白了就是《经济学人》的中文特供版,内容是《经济学人》英文杂志原文翻译过来的,但似乎是为了应对国人的速食文化,大部分内容是简化的。当然,有一些内容是因为中国大陆规定不能出现的,这些自然也无法出现。

编者按:《经济学人》明明是一家做杂志,但非要说自家是做新闻的杂志社出版的新闻刊物,内容上做的是综合性新闻。最早的目标人群是上层菁英,政治立场属自由主义一派,不过在中国大陆沦为报考雅思托福等的学生之练习题。

事实上,中国大陆用户在早期对《经济学人商论》并不买账,大陆代理方也似乎要放弃这个代理权。但在 2017 年和 2018 年出现两个转机,让其起死回生,江苏高考英语阅读理解内容摘选自《经济学人》英文杂志,前后的两个转机让大陆代理方成功将经《经济学人商论》打入中国大陆市场。


第一财经杂志

第一财经估计读者都比较熟悉,好奇心日报三位联合创始人都在一财待过,旗下运营产品除了本身第一财经外,还有对外的 YicaiGlobal(英文版,2016 年)、第一财经周刊(2008 年)及 DT 财经(2015 年)。

杂志内容一直是中规中矩,但在城市数据报告上则是较为强项,2019 年的周刊转型为月刊,第一财经周刊改名为第一财经杂志(YiMagazine)。

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好像是去年的时候,第一财经杂志 App 一度宣布停更,杂志内容将会直接融合到自家旗下的第一财经 App,但运营方案并没落地,最终两个业务没有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