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BBLOG

独立观察及记录

什么是数字移民及其基础教程

互联网 0 评

什么是数字移民及其基础教程

作者:影子

编按:本文与网络上出现的「数字集权」的教程类文章存在相似性,但是两者的指向性不同,「数字移民」更偏向于网络自由,打破网络的区域限制。

前言

你可以在中文互联网中搜到「数字移民」的单一概念,包括其英文对照词「Digital Immigrants」,这个概念相对中文互联网用户而言很新,是由互联网文化衍生出来的,原意是指出生较早的人群,在面对数字化科技时,需要经历如移民般的艰难去学习。

但事实上,这篇文章要探讨的内容与上述的完全不同,严格意义上这个词的词义已经发生了改变,现语义指的是在肉身无法移民的情况下,对网络身份进行「移民」。该名词与「数字集权」存在反义关系。

数字集权时代下的数字移民

关于「数字移民」一词出现的时间,通过谷歌能搜索到的最早信息,是在 2018 年 3 月 24 日的时候,由好奇心日报专栏提出的,原作者是周韶宏、徐弢,由两人撰写的文章以数字隐私为切入点为读者介绍「数字移民」,其文章介绍数字移民的种类,并发布 11 篇文章来普及「数字移民」这一概念,该专栏目前已停更(因好奇心日报被整改很多专栏已经停更)。

综合资料可以知道,导致「数字移民」出现的枢纽是在 2018 年 2 月 28 日起中国大陆地区的 iCloud 服务全面转移到「云上贵州」公司托管,该信息的发布,造成了一部分中国大陆地区的 iPhone 用户的恐慌和焦虑,面对该问题,形成两个不同心态的群体。

什么是数字移民及其基础教程

云上贵州

消极的一方觉得即使用户数据不转移到云上贵州,公民的数字隐私依旧是被内地政府监控着,只不过现在更加光明正大,换了个新的数据储存地方罢了。

积极的一方,则选择了将大陆区的苹果账号转移到美区或者其它区去,又或者直接申请新的外区账号,但是用户转移账号地区也将面对付款方式的改变,通常情况下所在区账号只能使用对应的付款方式,所以便有了衍生出来的一系列教程文,这些(教程)便称之为「数字移民」。

什么是数字移民及其基础教程

在 2018 年年底,中国大陆网友 Bates 创建了同名网站「数字移民」,该博客是同样以科普文形式面向中文互联网群体,目前网站分为四大类型的教程文,分别为基础服务、阅读、影音、利器,该网站的更新频率是一个月一更(后期接受读者投稿)。与好奇心日报专栏对比之下,后者有着前者放大版的感觉,但从文章风格判断来看应该不是同一作者。

境外号码和 PayPal 是标配

想要彻底的「数字移民」,最基础的要求是拥有一个境外号码和一个境外付款方式,两者在互联网发达的今时都可以很容易被解决。

对于付款方式而言,虽然用户可以购买礼品卡充值使用,但是怎么样都是拥有便捷的第一支付方式体验要好一些,而作为境外的主流支付方式 PayPal(可理解为中国的支付宝就是借鉴了 PayPal),便得到了数字移民群体的青睐,群体中多以美区为首选,开通美区的 PayPal 账号需要美国本土的手机号码,谷歌家的虚拟号码 Google Voice 也自然而然的成了开门的第一把钥匙。

什么是数字移民及其基础教程

google voice ios

最初用户可以按照网络教程自主申请自己喜欢的 Google Voice 号码段,2017 年 11 月起,谷歌更新了 Google Voice 号码申请的界面,短暂时间还可以通过脚本方式申请 Google Voice 号码,之后用户很难通过漏洞申请到 Google Voice 号码(谷歌家将申请 Google Voice 号码的条件限制在了需要绑定美国本土号码才能申请)。

淘宝成了快捷搭车的第一站, Google Voice 号码的价格也一度高涨,原本不超过 10 RMB 的 Google Voice 号码卖到了近 30 RMB(2020 年上半年看了下某宝,差不多还是这个价格,靓号和全新号的价格则更贵,当然,一些专卖账号的网站可能会便宜很多,但不排除是回收号码),高阶玩家则是海淘无套餐合约的美国号码,有段时间美国 Lycamobile 卡受群体喜爱,商贩们从中获利,但也随着套餐的改变(导致的原因是薅羊毛的人越来越多,卡商大量购买,官方便限制这种行为,同类型事件还有 CMLink 和 CUniq),逐渐被群体摒弃(详情可阅读海外实体电话卡推荐及其使用指南一文)。

拥有了一个美国的手机号码就等于拥有美国主流的支付方式,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的多了,你可以注册美国或者任意国家的服务,只要该服务支持美国号码注册就可以。

除此之外,用境外手机号码注册内地的服务,不会受到境内短信服务商的短信打扰,也没有烦人的贷款或者推销电话,因为一般来说这些服务商给境外的号码提供短信服务的成本要高于境内的,境外短信推广也受当地法律约束。

如果你选择数字移民到欧盟区,还可以享受欧盟区服务,以最常见的国民软件微信为例,号码如果是绑定欧盟区,用户不仅可以开启 CallKit 功能,还可以根据 GDPR 申请下载自己的用户资料。

微信团队在 2018 年 12 月的时候限制了大陆地区的用户换绑到欧盟区,目前仅能通过新注册微信账号的方式绑定欧盟区,但欧盟区用户可以换绑到大陆区。

欧盟区的号码同样可以注册 PayPal 等服务,但是这就属于欧盟区了,通常情况下欧盟区的价格要偏贵一些,所以美区要受欢迎一些,美区的服务也相对要全面一些。

自建机场是服务的基础

近几年来,北京政府一直在打压中国大陆公民翻墙上网,但是各地方公安机关判定的罪行不同,抓捕的条件也比较模糊,早前按照着只要私底下个人使用但不传播就属于「不违法」。

但是随着在 2018 年 12 月 28 日的时候(事件曝光是在 2019 年 1 月 4 日),来自广东南雄的朱云枫被指控个人翻墙罪(可以查询案号:韶雄公(网)行罚决字 [2019]1 号文件),这条默认的界限似乎就被打破了。

根据编者统计,因个人翻墙罪判刑的共计出现4例,因传播或出售翻墙工具的共 12 例(案例资料来源:维基百科,最后访问时间 : 2019 年 10 月 9 日)。

什么是数字移民及其基础教程

翻墙

尽管如此,还是有小部分网民选择了自建机场,搭建机场的方式也很简单,基本看着网络上的教程操作就可以,如果本身是程序语言出身的就更简单了。在数字移民中,需要无障碍使用境外服务,翻墙是唯一基础,它可以预防国家防火墙的未知动作。

编按:机场即指 VPS,因最早翻墙工具影梭 SS 的 logo 是小飞机,所以提供翻墙服务的 VPS 也成了机场的意思。

目前翻墙的工具不多也不少,以我们最常见的,有普遍的 VPN 和 SS/SSR,其中以 VPN 为最原始的翻墙工具,因其上网特征较容易被识别,一些则是因政治干预而放弃中国大陆市场(即中国大陆用户无法使用),导致翻墙市场逐渐由 SS/SSR 代替主导地位,在 SS/SSR 工具中,包含着多种上网伪装协议用于防止被长城防火墙(国家防火墙)识别。

事实上,SS/SSR 的知名度得利于机场服务商的推广而被提高的,SS 的开发者 Clowwindy 最开始的意愿只是为了方便他人突破网络审查,但是在部分人眼里却成为赚钱的工具,其因在于 SS 是开源的,本身不具备上网功能,需要用户搭建代理服务器/节点在其(SS)运行,一些新手用户可能因此受限。

编按: SS 的 Shadowsocks 简称,中文名称影梭,SSR 则是 ShadowsocksR 的简称,SSR 是 SS 的分支,即延伸版,增加了更多混淆协议, SSR 在圈内称为酸酸乳(其开发者使用的谐音体),除此之外,SS 的分支还有 SSRR,因 SSR 的项目维护者破娃被恶俗 TV 人肉,最终导致恶果之项目无人维护,于是便有 SSRR 和 SSRD 的出现。

2018 年伊始,有小道消息传出,SS/SSR 上网协议已被长城防火墙有效识别,另一种早些年就出现的翻墙工具 V2Ray 开始被人重视起来(V2Ray 以前不流行是因为其安装和配置比较复杂,移动端的客户端也并不多见),此外,其它的小众翻墙方式也被人利用起来,其中包括洋葱路由器、大蒜路由器、Brook、Trojan、WireGuard 等。

V2Ray 的伪装协议相对 SS/SSR 更为隐蔽,其伪装协议中以伪装微信视频通话和网站域名最为常见,即使用户的机场 IP 被墙,也可以套用 CF 使其“复活”,但是搭建的要求也很复杂,需要用户有一定的程序语言基础。洋葱路由器就是我们常说的 Tor,大蒜路由器则是升级版。

使用翻墙工具可以无障碍的体验境外的服务,但是翻墙似乎也成为社会工程学的一部分,一些网民因害怕被当地公安查水表而选择不敢翻墙,对此,编者给出以下几点建议仅供参考:

  • 境外账号和境内账号的 ID 不要使用一样的;
  • 翻墙协议定期更换,同时保留备用的翻墙方式;
  • 账号开启二步验证功能;
  • 不必要时关闭 GPS 或者相关位置权限不要给;
  • 避免国产安全软件的安装。

跟新:2019 年 11 月伊始,圈内传出消息,部分内地运营商对境外 IP 进行流量阻断,具体表现为当用户访问某个境外 IP 流量明显时,链接将会被彻底阻断(TCP/UDP/ICMP),阻断 2-10 分钟左右恢复链路,再次访问访问该境外 IP 时,继续阻断,以此往复。

鉴于此,圈内多数博主经实验得出结果,使用最新的代理 Trojan 或 V2Ray 的 WS+TLS 协议进行流量的伪装可以躲过运营商对流量的阻断。

加密聊天软件代替日常

在数字移民群体,减少对 WeChat 或国产软件的使用可以减少被监控的可能性,同时实现意义上的言论自由。通常情况下以中文圈较为良好的 Telegram 为推荐对象。

2018 年的正和岛新年论坛暨新年家宴上,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在谈论个人隐私与信息安全问题时表示:「现在的人几乎是全部透明的,没有任何的隐私和信息的安全。你看我们的电话、微信,我心里在想,马化腾他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因为他都可以看的,随便看。」

随后微信方的代表微信派就发布文章声明回应李书福,声明内容: 1、完全处理。2、已让律师捏造 。哦,我记串了,那是郭敬明,微信派表示:

  • 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电脑等终端设备上;
  • 微信不会将用户的任何聊天内容用于大数据分析;
  • 因微信不存储、不分析用户聊天内容的技术模式,传言中所说「我们天天在看你的微信」纯属误解。

事实上,在欧盟版(海外版)的微信隐私协议中,有完整的声明到:「聊天数据自相关交互开始时间起保留 120 小时,然后会被永久删除」。其它数据最长可保留 3 个月。

跟新:内地版微信用户隐私协议于 2020 年 3 月份更新协议版本,新协议内容指出当用户删除账号后,腾讯有权保留用户数据。具体更新内容如下:

当你注销帐号后,我们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留存你的相关信息;超出法定保存期限后,我们将删除或匿名化处理你的个人信息。

至于微信背后有没有大数据分析,使用者的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另一方面,来自 Amnesty International(国际特赦组织)往年给出的通讯类软件的安全系数排名列表,WeChat 和 QQ 一直是压低的软件,而在斯诺登的新书《永久档案》第十六章(第 182 页)中更是指出北京政府光明正大的监控着中国公民的网络行为,以长城防火城和审查机制最为著名,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腾讯这样大型国企的「帮助」。

安全系数排名列表中靠前则是 Telegram 和 WhatsApp,分别来自俄罗斯和美国,香港反送中事件告诉我们,事实上,来自美国的 WhatsApp 虽然安全但是也不靠谱,而来自俄罗斯并且开源的 Telegram 无可挑剔的成为香港反送中人士的通讯软件。在加密通讯类软件列表中,还一个也是斯诺登他本人推荐的,这个聊天软件叫 Signal,安全系数同样靠前,军方和政界群体使用居多,但两者比较之下,Telegram 的中文圈要丰富一些。

另外 Telegram 的创始人杜洛夫兄弟更是硬汉,虽然最后在俄罗斯政府的施压下还是服软了。也正是这段缘故,此后在 2020 年又受港版国安法影响,安全性问题被质疑,导致香港等地区的人士摒弃 Telegram,转向 Signal(详情可见 Signal 使用体验报告一文)。

2018 年 4 月,俄罗斯政府要求 Telegram 方提供用户账户的加密密钥,创始人杜洛夫兄弟中 Pavel Durov 则是无情的拒绝了俄罗斯政府的要求,俄罗斯政府直接下令封杀 Telegram(利用运营商停止对其的网络服务),于是用户使用 VPN 上 Telegram 或直接在 Telegram 使用 Socks 5 Proxy / MTProxy ,不过后来两者还是达成有条件协议,只有用户是危害分子时才会移交用户账号的加密密钥。

少数派在知乎专栏的一份投稿文,我们透过文章内容知道,中国大陆公民即使脱离了微信,依然可以使用 Telegram 应对日常,包括查快递、查公交、查天气、订阅新闻(含 RSS)、收发邮件等日常行为,而对于高阶玩家来说,还可以使用 Telegram 的机器人功能接管微信的信息。

关于 Telegram 的新手指南,在这里我推荐好友老庭的 Telegram(电报):新手指南、使用教程及频道推荐

而在 Telegram 本身的中文圈,一些博客主也更愿意组建 TG 群来管理读者群体,比如一天世界、罗磊、如有乐享、可乐博客等知名博客主都在 Telegram 有读者群组。

群体选择使用 Telegram,很大程度是迫于北京政府对言论自由的管控。以最近发生的一件审查事情就发送在 2019 年 12 月 2 日,博客主罗磊接到深圳网信办的电话,要求删除其在 2011 年发布的一篇教程类的文章(有用户指出是翻墙的教程,但是由于文章被隐藏,所以无从查证),事后罗磊在其推特上提到此事。

Signal 使用体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