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移民

什么是数字移民?

“数字移民”这个概念很新,是由互联网文化衍生出来的,英文对照词是Digital Immigrants,原意是指出生较早的人群,在面对数字化科技时,需要经历如移民般的艰难去学习。

但是在中文世界这个词的词义已经发生了改变,它是指在肉身无法移民的情况下,对网络身份进行“移民”。该名词与“数字集权”存在反义关系。


数字集权时代下的数字移民

关于该词最早出现的时间,通过谷歌能搜索到的最早信息,是在2018年3月24日的时候,由好奇心日报专栏提出的,作者是周韶宏、徐弢,文章中以数字隐私为切入点为读者介绍数字移民的概念,共计发布11篇文章普及数字移民的教程。

在2018年年底,中国大陆网友Bates创建了同名博客网站“数字移民”,该博客是同样以科普文形式面向中文用户,目前网站分为四大类型的教程文,分别为基础服务、阅读、影音、利器,该博客的更新频率是一个月一更。两者对比之下,后者有着前者放大版的感觉,文章风格判断不像是同一作者。

好奇心日报:数字移民

导致“数字移民”出现的枢纽是在2018年2月28日起中国大陆地区的iCloud服务全面转移到“云上贵州”公司托管,该信息的发布,造成了一部分中国大陆地区的iPhone用户的恐慌,面对该问题,形成两个不同心态的群体。

云上贵州
云上贵州

消极的一方觉得即使不转移到云上贵州,公民的数字隐私依旧是被政府监控着,只不过现在换个地方罢了。

积极的一方,则选择了将大陆区的苹果账号转移到了美区或者其它区去,又或者直接申请新的外区账号,但是用户转移账号地区也将面对付款方式的改变,通常情况下所在区账号只能使用对应的付款方式,所以便有了衍生出来的一系列教程文。

关于数字集权,这里编者推荐查看《数字极权的铁幕下,我们已退无可退》,原作者是Luterngun,博客这边暂不介绍。


境外号码和PayPal是标配

虽然用户可以购买礼品卡充值使用,但是怎么样都是拥有便捷的第一支付方式体验要好一些,而作为境外的主流支付方式PayPal(等同中国的支付宝),便得到了数字移民群体的青睐,开通美区的PayPal账号需要美国的手机号码,谷歌家的虚拟号码Google Voice自然成了首选。

最初用户可以按照网络教程自主申请自己喜欢的号码段,2017年11月起,谷歌更新了号码申请的界面,短暂时间还可以通过脚本方式申请号码,之后用户很难通过漏洞申请到Google Voice 。

Google Voice
Google Voice/Google I/O

淘宝成了快捷搭车的第一站, Google Voice的价格也一度高涨,原本不超过10块人民币的Google Voice卖到了30人民币,靓号和全新号的价格则更贵。高阶玩家则是海淘无套餐合约的美国号码,有段时间美国Lycamobile卡受群体喜爱,商贩们从中获利,但也随着套餐的改变,逐渐被网民摒弃。

拥有了一个美国的手机号码就等于拥有美国主流的支付方式,之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的多了,你可以注册美国或者任意国家的服务,只要支持美国号码注册就可以。

除此之外,用境外手机号码注册,不会受到境内短信服务商的短信打扰,也没有烦人的贷款或者推销电话,因为这些服务商给境外的号码提供服务的成本要高于境内的。

WeChat

如果你选择数字移民到欧盟区,还可以享受欧盟区服务,以最常见的国民软件微信为例,号码如果是绑定欧盟区,用户不仅可以开启CallKit功能,还可以申请下载自己的用户资料。但是微信团队在2018年12月的时候限制了大陆地区的用户换绑到欧盟区,目前仅能通过新注册微信账号的方式绑定欧盟区。

欧盟区的号码同样可以注册PayPal,但是这就属于欧盟区了,通常情况下欧盟区的价格要偏贵,所以美区要受欢迎一些。


自建机场是服务的基础

近几年来,北京政府一直在打压中国大陆公民翻墙上网,但是各地方公安机关判定的罪行不同,抓捕的条件也比较弹性,早前按照着只要私底下个人使用但不传播就属于“不违法”。

但是随着在2018年12月28日的时候(事件曝光是在2019年1月4日),来自广东南雄的朱云枫被指控个人翻墙罪(可以查询案号:韶雄公(网)行罚决字 [2019]1号文件),这条默认的界限就被打破了,截至编者发稿时间,因个人翻墙罪判刑的共计出现4例,因传播或出售翻墙工具的共12例(案例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翻墙
翻墙/德国之声

尽管如此,还是有部分网民选择了自建机场,搭建机场的方式也很简单,基本看着网络上的教程操作就可以,如果本身是程序语言出身的就简单了。在数字移民中,需要无障碍使用境外服务,翻墙是基础

编者按:机场即指VPS,因最早翻墙工具影梭SS的logo是小飞机,所以提供翻墙服务的VPS也成了机场的意思。

目前翻墙的工具不多也不少,以我们最常见的,有普遍的VPN和SS/SSR,其中以VPN为最原始的翻墙工具因其上网特征较被识别,一些则是因政治干预而放弃中国市场(即中国大陆用户无法使用),逐渐由SS/SSR代替,在SS/SSR工具中,包含着多种上网伪装协议用于防止被长城防火墙识别。

事实上,SS/SSR的知名度得利于机场服务商的推广而被提高,SS的开发者Clowwindy最开始的意愿只是为了方便他人突破网络审查,但是在部分人眼里却成为赚钱的工具(因SS是开源的,本身不具备上网功能,需要用户搭建服务在其运行)。

编者按: SS的Shadowsocks简称,中文名称影梭,SSR则是ShadowsocksR的简称,SSR是SS的分支,即延伸版,简称酸酸乳,除此之外,SS的分支还有SSRR(因SSR的项目维护者破娃被恶俗TV人肉,最终导致项目无人维护),于是便有SSRR的出现。

2018年开始,有小道消息传出,SS/SSR上网协议已被长城防火墙有效识别,另一种早些年就出现的翻墙工具V2Ray开始被人重视起来(V2Ray以前不流行是因为其安装和配置比较复杂,移动端的客户端也并不多见),此外,其它的小众翻墙方式也被人利用起来,其中包括洋葱路由器、大蒜路由器、Brook、Trojan、WireGuard等。

V2Ray的伪装协议相对SS/SSR更为隐蔽,其伪装协议中以伪装微信视频通话和网站域名最为常见,即使用户的机场IP被墙,也可以套用CF使其“复活”,但是搭建的要求也很复杂,需要用户有一定的基础。洋葱路由器就是我们常说的Tor,大蒜路由器则是升级版。

使用翻墙工具可以无障碍的体验境外的服务,但是翻墙似乎也成为社会工程学的一部分,一些网民因害怕被当地公安查水表而选择不敢翻墙,对此,编者给出以下几点建议仅供参考:

  • 境外账号和境内账号的ID不要使用一样的;
  • 翻墙协议定期更换,同时保留备用的翻墙方式;
  • 账号开启二步验证功能;
  • 不必要时关闭GPS或者相关位置权限不要给;
  • 避免国产安全软件的安装。

加密聊天软件代替日常

在数字移民群体,减少对WeChat或国产软件的使用可以减少被监控的可能性,同时实现意义上的言论自由。通常情况下以中文圈较为良好的Telegram为推荐对象。

2018年的正和岛新年论坛暨新年家宴上,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在谈论个人隐私与信息安全问题时表示:“现在的人几乎是全部透明的,没有任何的隐私和信息的安全。你看我们的电话、微信,我心里在想,马化腾他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因为他都可以看的,随便看。”

随后微信方的代表微信派就发布文章声明回应李书福,声明内容: 1、完全处理。2、已让律师捏造 。哦,我记串了,那是郭敬明,微信派表示:

  • 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电脑等终端设备上;
  • 微信不会将用户的任何聊天内容用于大数据分析;
  • 因微信不存储、不分析用户聊天内容的技术模式,传言中所说“我们天天在看你的微信”纯属误解。

事实上,内地版微信用户隐私协议并没有提到任何贮存资料的期限,但是欧盟版微信隐私协议中,有完整的声明到:“ 聊天数据自相关交互开始时间起保留 120 小时,然后会被永久删除”。其它数据最长可保留3个月。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 第二十一条规定“国家实行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制度”内容指出:“采取监测、记录网络运行状态、网络安全事件的技术措施,并按照规定留存相关的网络日志不少于六个月”。所以微信在存取用户聊天记录应该在6个月。至于大数据分析,使用者的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Amnesty International(国际特赦组织)往年给出的通讯类软件的安全系数排名列表,WeChat和QQ一直是压低的软件,而在斯诺登的新书《永久档案》第十六章(第182页)中更是指出北京政府光明正大的监控着中国公民的网络行为,以长城防火城和审查机制最为著名,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腾讯这样大型国企的“帮助”。

Amnesty International f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Amnesty International f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排名列表中靠前则是Telegram和WhatsApp,分别来自俄罗斯和美国,香港反送中事件告诉我们,事实上,来自美国的WhatsApp虽然安全但是也不靠谱,而来自俄罗斯并且开源的Telegram无可挑剔的成为香港反送中人士的通讯软件,另外Telegram的创始人杜洛夫兄弟更是硬汉,虽然最后在俄罗斯政府的施压下还是服软了。在加密通讯类软件列表中,还一个也是斯诺登他本人推荐的,这个聊天软件叫Signal,安全系数同样靠前,但两者比较之下,Telegram的中文圈要丰富一些。

2018年4月,俄罗斯政府要求Telegram方提供用户账户的加密密钥, 创始人杜洛夫兄弟中Pavel Durov则是无情的拒绝了俄罗斯政府的要求,俄罗斯政府直接下令封杀Telegram(利用运营商停止对其的网络服务),于是用户使用VPN上Telegram或直接在Telegram使用Socks5 Proxy/MTproxy ,不过后来两者还是达成有条件协议,只有是危害分子时才会移交用户账号的加密密钥,后来俄罗斯又封杀VPN,不过这里是后话了。

少数派在知乎专栏的一份投稿文,我们透过文章内容知道,中国大陆公民即使脱离了WeChat,依然可以使用Telegram应对日常,包括查快递、查公交、查天气、订阅新闻(包括RSS)、收发邮件等日常行为,而对于高阶玩家来说,还可以使用Telegram的机器人功能接管WeChat的信息。

而Telegram本身的中文圈,一些博客主也更愿意组建TG群来管理读者群体,比如一天世界、罗磊、如有乐享、可乐博客等知名博客主都在Telegram有群组,一方面这是因为作为IM软件的Telegram做得很极致,另一方面,迫于北京政府对言论自由的管控,最近发生的一件审查事情就发送在2019年12月2日,博客主罗磊接到深圳网信办的电话,要求删除其在2011年发布的一篇教程类的文章(有用户指出是翻墙的教程,但是由于文章被隐藏,所以无从查证),事后罗磊在其推特上提到此事。


编者个人补充

关于数字移民,除开上述内容外,还包括对阅读、影音的“移民”,编者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感兴趣的读者直接在文章点击包含外部链接的字样即可。这里做一些其它博客没有的补充点,关于境外电话卡,编者早前有写过一篇文章就是介绍个人在用的电话卡,点击这里查看,而翻墙服务,编者也有免费提供,不过目前仅几个读者在用,并不开放所有用户,怕节点的服务器承受不住(等本博客稳定运营了再开放吧,或许),如果你是第一批读者,应该是知道的。

在付款方面,小部分的数字移民教程中,也提供其他的付款方式,像是香港地区银行的借记卡、美国银行的借记卡,或者俄罗斯的付款方式,不过这些都是基于线上的,线下的付款方式,编者推荐支付宝国际版港版支付宝。不详细的介绍上述付款方式,是因为获取这些的成本在一般情况下,学生群体比较难以接受。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本博客的读者以大学生和读研的居多(微信引流部分),另外,也说下本博客的运营情况吧,11月份的博客PV仅有8.8K多,UV则是1.2K,数据是来自谷歌分析的(这其中包括着编者的流量),本站目前没有投放谷歌广告(有号但没投放),仅以自愿性打赏为主(目前还没有人打赏),然后赞赏公民(LikeCoin)那边稍微比较活跃一些(如果不了解什么是赞赏公民,可以点击这里查看Matters介绍 LikeCoin 部分),有个用户在12月11日当天给我赞赏 了200多个赞赏,约1美刀,在此,非常感谢。

thx for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