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中旬稍前,特朗普签署了微信和 TikTok 的禁令,其中微信在美被「禁止」是最为热议的。直接延申出各类事件的发端,如 iPhone 还能不能继续使用微信、在美华人 / 华裔和留学生还能不能继续使用微信等等,一些自媒体也开始带偏节奏,好在大多数的自媒体声音是理性的。针对微信在美被禁止,前阶段较为合理的解释是微信将会限制「交易」层面的动作,即对普通群众而言,受其影响不大。

事件直到 8 月 23 日,又有了新的转机。彭博社消息称,美国政府高层向美国公司保证,即将实施的微信禁令不会对他们在中国的交易产生负面影响。此外,消息还称,政府也不会强迫苹果、谷歌等应用商店下架微信,禁令将会实施的是针对性的限制措施。在另一边,TikTok 的创始人张一鸣和他的游说集团也开始了较为明显的动作。

回到微信禁令签署的前阶段,在较为理性的群体中,一天世界的博主李如一应该是最勤的一位了。在对应的几天里,他的电报频道内容皆是围绕微信在美被禁的轴心上,其中推荐了微信的替代品 Signal,又普及英文互联网对微信在美被禁的看法。在英文互联网的群体看来,大陆公民无法离开微信,即便不在中国大陆生活。但其实反观这件事挺有趣的,也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离不开微信?

从微信禁令到逃离微信,再到那些仅存的 IM 软件
逃离微信 2.0

早在「微信禁令」之前,便有个体或群体自发性逃离微信,但基本以失败告终。集合现有资料看来,大多数人或者媒体的观点:国人离不开微信。在中国大陆除了政界人士规定工作内容不得使用微信交流外,微信的渗透率或者说使用率极高,这不仅微信本身的因素,其中也包含官方助推行为下促使的。

大陆公民离不开微信更多表现在关系捆绑上,尽管中国大陆本土的社交软件也很多,而境外的社交软件在早前年就相继被长城防火墙屏蔽。大陆公民的社交模式主要集中在熟人社交上(这也是 Facebook 的创始理念),这种熟人关系体现在只要有几个重要的人在使用微信,其余群体也会「被迫」使用微信。有趣的是在整个社交过程中是否使用微信,最终还是取决于个体的独立性,但往往个体都是选择使用。当然,也有个体选择不使用的,较为之知名的有两位「不使用微信」人士。

这两位不使用微信的知名人士,分别是苏见信和丁之向。歌手信不使用微信,准确说信认为有手机很烦,因此从不用手机,至于与别人联系,信自己表示用公共电话。而钟表收藏家丁之向也是不使用微信的人,丁之向认为微信是一个虚拟的圈子,没必要把时间花在上面,他宁可花时间在看书、听音乐、欣赏艺术上。

事实上,不使用微信或者逃离微信,一直存在者类似的个体 / 群体实验,但结果基本摆脱不了真香定律。三明治公众号一篇名为《删掉微信的 12 天,我要把生活从它的手里夺回来》的文章完整记录一个删除微信的发展过程。而在今年上半年,群体也自发性发起逃离微信网络运动,其中最为人知应属消停不久的逃离微信 2.0 了。

今年就疫情严峻期间,因李文亮事件在微信上 404 诱发群体发动逃离微信 2.0 之网络运动。逃离微信 2.0 顾名思义是 1.0 版本之后的迭代版本,期间或迭代过无数小版本,但无论是 1.0 版本还是 2.0 版本,其本质都是我们老生常谈的「数字移民」,中心思想即呼吁微信群体用其它 IM 软件取代微信,与之区别的是逃离微信 2.0 较 1.0 版本而言不再是科技向的呼吁,它加入更多的元素,如抵抗言论 404 行为。

元素/版本 逃离微信 1.0 逃离微信 2.0
推动主体 (独立)博主 组织/群体
用户指向 翻墙用户 全网
宣传封面 - 逃离微信封面
宣言 - 言论自由
教程 个人 个人
指向性 实用性 实用性、对抗 404

「逃离微信 2.0」这一话题在新浪微博的热度达 800 余万,仿佛间,它似乎形成了某种气候,促使一批新的网民在教程下涌入 Telegram ,但又在官方的「动作」下,「逃离微信 2.0」运动缓慢的消退。同年另一边 Telegram 因港版国安法的影响下,变得不再「安全」。不难猜测,只要官方抓得严,这些新入 Telegram 的群体之后又会在无法翻墙的情况下,舍弃 Telegram,翻墙也注定是一道生死劫。又或者在亲朋好友的一条微信消息下,回归到微信。

关于微信 404 现象,有趣的是,就近几天的一篇被称为「行为艺术」的文章,在明文内容上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用户举报其文章涉及政治内容时,腾讯的审查机制对文章直接进行了审查,最终文章导致被删除。不免让人陷入深思,文章是哪里出了问题。

事实上,让用户逃离微信并非只有群体本身,企业家们也有类似的行为。曾经王欣的马桶 MT、张一鸣的多闪、罗永浩的聊天宝三者联合对抗张小龙微信,网友称其为「三英战吕布」,结果显而易见,三英败北了,如今,王欣转向灵鸽 AI,张一鸣继续他的短视频社交,最惨莫过罗永浩,成了官方的理想主义者,抽空做下 Part-time 直播带带货。

种种迹象表明,逃离微信注定是一场会失败的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