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BBLOG

独立观察及记录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社评 0 评 字数:7330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作者:影子

编按:本文献给关注「大家・腾讯新闻」删号事件的读者阅读。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文章目前已被微信公众号平台删除,后经朋友指点,作内容调整,此为后期校对版本。(最后修改时间 :2020 年 7 月 20 日)

前言

事件原委:最近自媒体圈内发生了一件表面看似不温不火的事件,腾讯新闻旗下的自媒体平台「大家・腾讯新闻」(旧称腾讯・大家)公众号先是自主注销,随即连同大家的官网一起被关闭。

本期文章关键词:陈季冰、信息透明、严肃新闻、言论管控

「大家・腾讯新闻」公众号于 2020 年 1 月 27 日因发布一篇名为《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的文章,原作者陈季冰,后该公众号被微信公众平台禁言,再后,「大家・腾讯新闻」公众号于 2 月 27 日自主申请注销公众号。

与此同时,「大家・腾讯新闻」 的官网也无法打开(于 2020 年 7 月 20 日重新访问,已经彻底关闭)。但其背后无网信办的点名,也无中宣部的示意,所以该事件也被评价为 2020 年中国大陆言论管控的新阶段。同时,该事件抑被圈内人与李文亮事件相提并论。

跟新:2020 年 2 月 19 日,有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央网信办的要求下,腾讯关闭了「大家」专栏网站,并删除了所有文章。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事实上这次被波及的不仅「大家・腾讯新闻」官网,连同「谷雨实验室」的官网也出现无法打开(2020 年 7 月 20 日重新访问,原官网关闭,内容转移腾讯新闻二级页面)。除此,包括纪念「大家・腾讯新闻」的文章也会被平台删除警告。

在了解整个事件脉络之前,需要读者们先行了解两个关注点。第一个点,「大家・腾讯」 什么来头?它和腾讯、谷雨实验室两者又有什么关系?第二个点,陈季冰是谁?他在文章中发表了什么观点,为何导致其公众号和网站被关闭?

大家・腾讯新闻

「大家・腾讯新闻」,旧称「腾讯・大家」,是谷雨实验室旗下的一个栏目新闻(尚不明确大家是否已经分离出来),它们的关系就像《南方周末》和《南方日报》一样(南周归南日旗下),而谷雨实验室则属于腾讯网(腾讯新闻)旗下。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谷雨实验室

根据谷雨官网的介绍,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营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谷雨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

陈季冰

陈季冰,中国大陆新闻工作者,居于上海,原籍武汉人,现就职于上海远东出版社。2017 年陈季冰应「腾讯・大家」编辑部的邀请,成为其平台的专栏作者。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2018 年 3 月 23 日,陈季冰在「大家・腾讯新闻」公众号发表《新闻已死,无人在意》(原标题:真正的新闻正在死去,更可怕的是无人在意)一文,该文章阐述了媒体产业的衰败、新闻质量的下降,会对全社会的公共利益造成严重的损害这一核心观点。藉此引发圈内人的共鸣,文章短时间内达 90 万阅读量和 5 万多次转发数,陈季冰一时间成为关注度较高的媒体人士之一。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如果说哪个关键词与陈季冰的联系最强,无疑是「严肃新闻」一词儿,在近年来,陈季冰是为数不多反复强调「严肃新闻」这一观点的媒体人士之一,对此,他本人更是在《新闻已死,无人在意》一文中表明,高质量的严肃新闻都是「晴雨表」和「地图」,在开放、多元的现代社会,尤其如此。

关于陈季冰论述的「严肃新闻」这一个名词是相对「娱乐化新闻」的概念而言的(其内部含义我在下文我具体阐述),在互联网信息日渐碎片化与娱乐化的今时今日,「严肃新闻」着实不再受网民待见,这是每一位媒体人的共鸣点,也是大多数网民的现状。对于内地媒体是做「严肃新闻」方向的,在陈季冰观点上认可的有两家,《财新》和《新京报》。

而在这次武汉肺炎事件中,恰恰认证了陈季冰早前的观点是正确的,这其中就包括了李文亮之死、群众的反应及《财新》(记者)在报道武汉肺炎疫情上做到了真正的第一手新闻。

信息公开是最好的疫苗

为了更好的理解原作者陈季冰的核心思想,我本人建议您先阅读陈季冰发表的全文,目前 Matters 社区有搬运文章,点击这里查看(需要翻墙)。下面内容我将会按照个人角度的理解去阐述文中的观点。(加深字体部分为原文摘取)

「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信息公开是最好的疫苗」,原话出自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之口,也是《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一文中的主旨所在。

《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一文原作者陈季冰以尖锐的思想角度评价了此次武汉肺炎事件,全文原作者陈季冰持有两个观点,其一,在中国医学领域方面持肯定态度;其二,在内地媒体(包含新媒体、官媒)的信息透明度上持消极态度。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陈季冰在原文观点上认为武汉市和湖北省(政府)没有及时公开疫情的信息。文章阐述不可否认的事实,2020 年 1 月 20 日是一个非常鲜明的分水岭,1 月 20 日之前,武汉肺炎疫情开始浮现之时,又恰逢此时正值政治因素(两会时期),或是导致地方媒体信息透明度下降的重要因素之一,最终导致武汉肺炎在中国各地乃至全球爆发。

文中论述了内地媒体对武汉肺炎的态度,大多数媒体报道服从一个「主基调」,就是表决心和讴歌好人好事。1 月 20 日之后,这种基调又转变为另一种「服从」形式,中国媒体对受众发挥的主要功能从之前的「安慰」变成了「鼓励」和「感动」。但是前后两种变化的本质不变,用陈季冰的话说就是,它们做的基本上都不是合格的新闻媒体应该做的事情。(此处主体为传统媒体)

陈季冰在原文中表示,保证信息透明度畅通对于缓和危机、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进而对于社会稳定乃至为政者自身的利益都是有莫大好处的。对此,陈季冰的评价是,新媒体几乎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一首信息,这是基本事实。当然,我也丝毫没有责怪它们的意思。(此处主体为新媒体)

当然,信息的不透明并非媒体人的自发性意愿,文中指出,地方政府对此(武汉肺炎)的早期作为包括了禁止医生接受媒体采访、处分内地记者、抓捕报道此事的日本记者、抓捕说出事实真相的医生、官媒发布新闻隐瞒实际疫情等。

陈季冰更是在文中指出,造成地方政府这套作为的因素与近几年的「经济发展」有着直接的干系,「经济发展」一词儿它本身就包括着对地方政府地方官员的考核。

鉴于中国的官员是被上级而不是被本地民众考核的,于是所谓「不出事」在官员那里就被进一步定义为「不被上级得知出事」。沿着这个逻辑,在许多地方,「社会稳定」=「报纸版面(或电视荧屏)上的稳定」,其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凡事先「不得报道」再说了。

这套类似掩耳盗铃的作为的代价是,将越来越多的社会矛盾积累和沉淀下来,最终一次次通过「新冠肺炎」这样的重大危机爆发出来。更严重的是,这种管理模式不仅没有起到稳定的作用,反而一手制造了许多的本不该的社会冲突。所有的事件等到揭开和爆发的时候,往往已经造成难以挽回的惨痛后果。

严肃新闻的意义/第四权

关于陈季冰这篇文章为何被删除,最终导致整个平台被关闭,这个动作要从两个概念点去理解,第一个概念点是「严肃新闻」的内部意义。在陈季冰笔下过往的文章,不管先前的文章《新闻已死,无人在意》,抑或是今时的这篇《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两篇文章的共同核心都围绕着一个点上,「严肃新闻」,所以到底什么是「严肃新闻」呢,它具备什么意义?

在中文网络世界,很难查到「严肃新闻」的具体含义,但结合《新闻已死,无人在意》、《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专访陈季冰,「新闻已死」刷屏,戳中公众哪些痛点》这三篇文章,及《新闻学》的概念。

可以得出陈季冰观点上的「严肃新闻」指的是,一个相对「娱乐化新闻」 而言的严谨、客观的高质量新闻,这个高质量并非指代所有群体都认可的「高质量」,而是一个媒体机构有自己严格的质量标准,且这家媒体机构在社会上有着广泛的影响力,换言之,这家媒体机构能够得到广泛的信任和尊重。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由严谨、客观构成的任何一种新闻体裁(关于什么是新闻体裁,如果你感兴趣可以查看我往期的文章),它可以形成第四权(the fourth estate),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 第四权指的是在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之外的第四种制衡的力量。

它是非官方的角色(即当地法律不承认),但是有着制衡的力量,第四权的典型案件有美国的水门事件(1972 年)和中国的周久耕事件(2008 年)。这也是「严肃新闻」所在的意义。

这种意义也在《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一文突显出来, 正如原话所说,保证信息透明度畅通对于缓和危机、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进而对于社会稳定乃至为政者自身的利益都是有莫大好处的。

新闻自由指数/透明度

既然「严肃新闻」在新闻体裁中有着重要的地位,换言之,开放第四权(媒体部分)对政权体制有所「帮助」,或者说陈季冰一文也着实能够一针见血,那……为何它最终却遭来「杀身之祸」呢?

事实上,在中国大陆,新闻媒体其意义已经变成了必须「姓党」,这种情况在中共中央第五代政治体制(即习李体制)初期就开始形成,于 2016 年更是正式下了文书规定。

媒体「姓党」作为现环境的主基调,也是《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一文开头部分所提到的内地媒体的主基调, 即文中提到的表决心、讴歌好人好事、鼓励、感动。

在中国大陆,媒体「姓党」,会造成信息透明度的不畅通,关于信息透明度这一点,可以查看无国界记者(缩写 RSF,一个致力保护记者免受迫害并推进新闻自由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每年的调查报告。(关于什么集权、独裁的话我就不说了,等下我被请喝茶了)。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来自无国界记者的官网,每年都会公布全球各地的新闻自由指数的统计信息,以 2019 年的公布信息为例,中国(不含港澳台地区)排名第 177 名,倒数第三名(调查名单共计 180 个国家)。这也是我所表达的第二个概念点,在中国大陆,媒体的自由度受政府管制。

简单总结以上两个概念点,陈季冰笔下的《武汉肺炎 50 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一文呼吁中国政府开放媒体的第四权,但是事实上,这个价值观不符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可以说是两者相悖。而作为平台的发起人腾讯,不得不将平台关闭以表示「姓党」。

后记

事实上,我并非是「大家・腾讯新闻」公众号的固定读者,但是为了出这篇稿文,我是后续找了网络备份档作阅读,同时也去请教了两个读新闻学的读者其相关知识点,才敢侥幸发布这篇文章的。

注销账号的「大家・腾讯新闻」与中国媒体人陈季冰

经过这几天的阅读,个人观点认为「大家・腾讯新闻」公众号产出的内容虽然比较广度,但是自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伊始,其公众号便把主轴放在了疫情上,相关内容上也写得用心,风格上偏向严谨一类。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找备份档阅读。

在我攥写本文章之前,需要参考相关资料,这其中包括了港媒和外媒的新闻,它们大多数的观点都是一致的,认为「大家・腾讯新闻」自杀(即自我关闭)行为或是中国大陆言论管控上升的新阶段。

而我在最后修稿时间的今天(3 月 1 日),是《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的生效日,也是常说的「净网行动」,根据圈内消息的报道,方可成的「新闻实验室」公众号在今天也被关闭了。

目前,此次的「净网行动」以造谣、色情、政治等为主要靶点,3月之前就已经开始实行了,以凤凰网被关闭一周、LOFTER 被大批封号为起点,而《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的出现也将意味着在往后中国大陆的自由创作者将面临更为恶劣的环境。

对话庭说博主,独立博客写作这回事